桃花潭水

薛洋和道长一定要在一起啊!

【彩蛋-晓薛】晓薛现代十题

这是24小时all薛活动的小彩蛋!是 @请叫我墨墨大人 文章的后续哦!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哦







1.初次见面


晓星尘见到薛洋的时候,是在街角的那家小小的甜点店。薛洋点了一桌子甜点,一扫而光后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摊在椅子上。晓星尘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,一转头便正好对上薛洋弯弯的,盛满了笑意的眼睛,很可爱。


2.我不喜欢点心,却爱看你吃点心


从那之后,晓星尘便每天都来这里点杯咖啡,等着薛洋出现。一连“巧遇”了一星期,晓星尘才终于和那个少年说上了话。“你好,请问这杯咖啡是你的吗?服务员送错桌子了”  “啊……啊,是的,谢谢。”晓星尘接过咖啡,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少年的笔记本。

原来他叫薛洋啊……


3.你笑起来很像一个人


晓星尘觉得薛洋很像一个经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,梦里的他穿着厚重的盔甲,头盔快把他的脸都给遮住了。可那个少年抬头看见了自己时,笨拙的扶了扶头盔,冲自己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眼睛闪闪发亮。


4.他也有虎牙


梦里的少年长的好看,虎牙也显得俏皮可爱。晓星尘不自觉的走到他的身边,抬手去触碰他。可是就在晓星尘碰到他的瞬间,这个少年便化为灰烬消失了。晓星尘愣在原地,看着空空的双手,想起了薛洋。


5.我们是不是见过


在一个月后,晓星尘终于鼓起勇气和薛洋搭话。“我们……是不是见过?”薛洋从蛋糕里抬起头,迷茫的看着晓星尘。“啊?”晓星尘红着脸,略尴尬的说了句抱歉,便急匆匆的离开了。他没有看见,薛洋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勾起了嘴角。


6.再赠玉佩


晓星尘有一块带着众多细小裂痕,还透着丝丝血迹的玉佩。他戴了很多年从未离身,却在梦见少年身死后,想都没想的找到薛洋把玉佩摘下来,塞到他手里。薛洋的瞳孔闪了闪。接过玉佩抬头直视着晓星尘,笑得后槽牙都快露出来了。“陛下终于记起我了吗?”


7.好久不见


晓星尘想起来了。百年前第一次见到薛洋被他的笑颜吸引时加速的心跳,在薛洋一直忠于自己而产生的感动之情,发现与薛洋心意相同那一刻的欣喜若狂,以及在最后见到薛洋尸体时几近崩溃的心……


8.十指相交


晓星尘拉住了薛洋的手,十指相交紧紧的握住,贴在自己心口。“我后悔了……”为什么没有跟你说,等你回来了,我就解散后宫只留你。天下、功名、财富、皇位,我都可以为了你舍弃。

但这些话说不说都已经都不重要了,因为自己又找到了他,也不会再放手了。


9.喜极而泣


薛洋愣愣的看着晓星尘,自己心底被尘封许久的喜欢和爱慕,终于有了出口,在这一刻化为泪水喷涌而出。他抱住晓星尘,喃喃道“没关系,我还在等你……”


10.心心相印


“那两位客人又来了呢~”  “是啊,他们还是在我们店里认识的呢,现在这么久了还在一起,感情真好。”

晓星尘听着店员的悄悄话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“怎么了?”薛洋抬起头,一边嚼着蛋糕一边问他。“没什么,只是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”  “哦?是这辈子的,还是上辈子的?”   “都有”

“那你更喜欢哪个时候的我?不对,应该说我什么样子你都喜欢,嘿嘿”

“噗……嗯”

“我也是哦”

“嗯,我知道”

只要是你,我都喜欢,而我知道,你也是



欢迎大家围观哦!

白糖加刀不加糖:

欢迎大家期待er

江阮:

 断小指,屠常门,修虎符,喜饴糖。
  是夔州一霸,兰陵客卿,亦是义城少年。
  薛洋此人,降灾祸,扰乱人间。
  成美一字,非君子,唾弃伪善。
  薛洋生的一副好皮囊,同金光瑶站在一起,如同春风拂柳,一派少年风流。
  曾是义城少年郎,骗得道长三年饴糖,星尘陨落,魂魄散尽,终是手握一只锁灵囊,守一空城八载。
  遭避尘断臂,不得善终。
  ——
  元月五日,小寒。雁北乡,鹊始巢,雉始鸲。
  外漂人念家,思家归家。
  活与义城共十一二年,该归家了。
  今日召集诸位写手/文手,于元月五日,策划一出all薛24h。
  欢迎各位太太进群唠嗑。
  交流大群:欢迎加入岁寒·意难平,群聊号码:865040665
  限定参与活动文手/画手群:欢迎加入All薛主群,群聊号码:854053647
  ——
  参与三宣试阅名单:
  〔请叫我墨墨大人〕 @请叫我墨墨大人
  〔柳辞〕 @是柳辞也是五软还是南山
  〔甘甜如饴糖〕 @甘甜如饴.
  〔迁儿每一天都很乖〕 @迁离是殿下!不接受反驳
  〔Ashley_沅〕 @Ashley_沅
  〔不甜糖不糖〕 @不甜糖不糖
  〔全微〕 @全微/三三
  〔圆渣〕 @圆渣锁死🔒恶友
  〔冷风中碰杯〕 @冷风中碰杯
  〔Okita sougo〕@ @Okita Sougo
  〔劫〕 @劫
  〔扶风塘〕 @扶风塘
  〔羲和桑〕 @羲和桑
  〔泽淖依〕 @泽淖依
  〔唐末矣〕 @唐末矣
  〔尽水〕 @尽水
  〔大刨冰小茹子〕 @大刨冰小茹子
  〔公子抚琴瑟〕 @公子抚琴瑟
  〔咕咕咕的魏如许〕 @咕咕咕的魏如许
  〔无妄罪劫〕 @无妄罪劫
  〔方蔺〕 @【方蔺.】
  〔道玄可境〕 @道玄可境【唠嗑小达人】
  〔安慕希家的小天使归慵客〕 @安慕希家小天使慵归客
  〔辞酒〕 @辞酒
  〔了无〕@
  〔霜叶庭〕 @霜叶庭
  慕家阿卿 @慕家阿卿
  电阻先生 @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☆
  寂寞森林 @寂寞森林
  白糖加刀不加糖 @白糖加刀不加糖
  小脑袋撞大树 @小脑袋撞大树
  解离性厌生 @解离性厌生
  ——
  进入海报内宣传的文手名单:
  泽淖依 @泽淖依
  请叫我墨墨大人 @请叫我墨墨大人
  不甜糖不甜 @不甜糖不糖
  大刨冰小茹子 @大刨冰小茹子
  无妄罪劫 @无妄罪劫
  ——
  由于篇幅原因,不能一一放出各位太太的文,只能从中挑选几篇,对此表示深切的歉意。
  ——
  这里放出所有人员参与all薛的名单。
  由于参与的太太实在是太热情了,我们将一个整点一次,变为一个整点一次,半个整点一次,彩蛋不限量。
  以下为所有参加整点和半点,彩蛋的名单。
  00:00    劫  @劫
  00:30    方蔺  @【方蔺.】
  01:00    全微  @全微/三三
  01:30    霜叶庭 @霜叶庭
  02:00    晦あ朔  @晦ぁ朔
  02:30    扶风塘  @扶风塘
  03:00    江阮
  03:30    Okita sougo @Okita Sougo
        04:00    忘羡  @忘羡
  04:30    无妄罪劫  @无妄罪劫
  05:00    冷风中碰杯  @冷风中碰杯
  05:30    不甜糖不甜  @不甜糖不糖
  06:00    原渡  @折原渡
  06:30    请叫我墨墨大人  @请叫我墨墨大人
  07:00    蹁跹  @迁离是殿下!不接受反驳
  07:30    慕家阿卿  @慕家阿卿
  08:00    解离性厌生  @解离性厌生
  08:30    星兒  @星兒★道長來發糖
  09:00    心动文手叶溪归 @
  09:30    辞酒  @辞酒
  10:00    了无  @四月
  10:30    Demon·祁昀 @ @Demon•祁昀
  11:00    唐末矣  @唐末矣
  11:30    方蔺  @【方蔺.】
  12:00    安慕希家小天使慵归客  @安慕希家小天使慵归客
  12:30    泽淖依  @泽淖依
  13:00    浪里一根葱 @浪里一棵葱
  13:30    咕咕咕的魏如许  @咕咕咕的魏如许
  14:00    甘甜如饴  @甘甜如饴.
  14:30    森林永远爱洋洋 @森林永远喜欢洋洋
  15:00    小疼今天不吃药  @雪峰坟头一朵冷艳的小白莲
  15:30    浮生若梦 @浮生若梦
  16:00    柳辞 @是柳辞也是五软还是南山
  16:30    小脑袋撞大树  @小脑袋撞大树
  17:00    锁灵囊  @锁灵囊
  17:30    一世安舟  @一世安舟
  18:00    种皮  @种皮
  18:30    羲和桑  @羲和桑
  19:00    木兰的楚辞  @木兰的楚辞
  19:30    Ashley_沅  @Ashley_沅
  20:00    道玄可境  @道玄可境【唠嗑小达人】
  20:30    不原谅  @不原谅
  21:00     尽水  @尽水
  21:30     电阻先生  @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☆
  22:00    公子抚琴瑟  @公子抚琴瑟
        23:00    白糖加刀不加糖 @白糖加刀不加糖
  23:30    大刨冰小茹子  @大刨冰小茹子
  24:00    圆渣  @圆渣锁死🔒恶友
  彩蛋   
  花花  @听菜名的藤花
  曦雉      @日羲雉
  提灯江北 @提灯江北
  桃花潭水 @桃花潭水
  司洋 @司洋嗷
  皈返  @可乐都是气
  转逝转世 @转逝转世
  北宫绮月 @北宫绮月
  苏南@
  张仙人@ @大山深处一棵妖娆的板蓝根
  C呲呲C @C呲呲C
  ——
  再次感谢诸位的大力支持!
  在这里感谢副策划:三越,沅沅,感谢二位辛苦的劳动,感谢诸位在三次事务繁多还愿意参加活动,真的谢谢大家!
 ——
  总策划:江阮
  副策划:三越 @白糖加刀不加糖 ,沅沅 @Ashley_沅
  协力:三越 @白糖加刀不加糖 ,沅沅 @Ashley_沅
  美工:天尘
  三宣排版:江阮
  题词:柳辞 @是柳辞也是五软还是南山
  三宣文案:甘甜如糖 @甘甜如饴.

沉沦

给墨墨的5000粉贺文!

记得某年某月,我曾经说过,开车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开车的........

真香!

小学生驾驶证,不喜勿喷,注意避雷。

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 @请叫我墨墨大人 爱你!

十八岁小少爷洋x二十五岁管家晓,全文走链接,备用链接放评论,我码字的时候快羞耻死了,酝酿了好久好久才写出来,所以请各位小可爱送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安慰一下我吧……qwq







    明亮的厨房里,漂亮的红木餐桌上,正躺着一个青年,他的身上压着一个少年。此刻少年正在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衣物,眼神里充满了炙热,仿佛青年是一道美餐,而他就是要将其吞吃入腹的客人。

   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晓星尘想到。

    三年前,大学刚毕业的晓星尘经朋友的介绍,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,给一个富商当管家,照顾他家的小儿子。可是听说这份工作的待遇之所以这么好,是因为服务的对象很难相处。“只是十五岁的孩子而已,应该不会很坏吧?”当时的晓星尘没有想到,对方一见面就给他了一份难忘的“见面礼”

    一大桶的凉水直接浇到了他身上,晓星尘呆呆的保持着推门的动作,好半天才向着发出笑声的地方看去。

    柔软的皮质沙发上,正坐着一个笑的毫无形象的少年,他拿着一个游戏手柄,一边笑一边望着他,仿佛他才是自己正在进行的“游戏”

    这就是薛洋,薛家的小少爷,他未来的服务对象。

    对方的作弄也没用因为晓星尘的愤怒而停止,薛洋故意不让晓星尘换掉湿透的衣服,指挥着他做这做那。吃完饭后还掀桌子,把雪糕“不小心”掉在很贵的地毯上。

    幼稚的小孩子的把戏,晓星尘也不想和一个孩子计较,每次都是叹一口气,然后默默地收拾残局。搞得薛洋编好的一套反击的话没机会说出口,反倒把自己噎的不爽。

    两人关系转变的契机,在一个月后的,薛洋的生日。

    那天,薛洋的父母还是没有回家。薛洋嘴上不说,但捣蛋的次数明显增加了,也不肯吃晓星尘做的饭,只是一个人闷在客厅里打游戏。晓星尘看着空荡荡的客厅里小小的背影,突然有点心酸。

    说到底,还是一个孩子啊……

    当晓星尘赶制出了生日蛋糕,想给薛洋一个惊喜的时候,却发现他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,冷的蜷成一团。晓星尘赶紧拿毛毯把他包裹住,抱着他回了房间。结果薛洋感觉到了热度,抱着晓星尘的腰就不肯撒手了。

    第二天早上,薛洋醒来发现,自己居然枕在晓星尘的腿上,对方一边无意识的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,一边迷迷糊糊的哼着生日快乐歌。

    拿生日快乐歌做催眠曲,也只有晓星尘干的出来了。

    之后,两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。但是关系却缓和了不少。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三年,薛洋从还没晓星尘高的小孩子变成了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,对他的态度也从原来的厌恶变得亲近起来。

    可是,晓星尘没想过会亲近到这种程度啊!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cvrsdeU4jhY1gTMP/ 








蛇与鹰 三

各位,失踪人员回归,还有人记得我吗?奶奶!你关注的那个谁更新了!

我很努力的想写出球场上的紧张气氛,可是死宅是写不出热血感的,呜呜呜呜呜........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就请留下小红心,小蓝手和评论吧!











虽然薛洋平时给学院扣了不少分,但耐不住人家是个学霸,平时给学院加的分也不少,更何况他还有一个让别人羡慕的身份,斯莱特林的击球手。

    “这次你给我好好表现,如果不赢了的话,院长和我都会好好关照你的。”金光瑶拍着薛洋的肩膀,和颜悦色的表情却让薛洋打了个哆嗦“行行行!你快别这么笑了,看着怪恶心的”他嫌弃的躲开金光瑶的手,视线转移到了球场对面的一抹蓝色影子上。

    比赛开始了,薛洋骑着飞天扫帚在场地里徘徊,眼疾手快的躲过了对手击打过来的游走球,顺手拿着棒子反击了回去。黑色的球宛如炮弹一样击中了对手,并且朝着球门飞去,就在观众们都以为斯莱特林将要得到开场第一分的时候,一只手拦截住了那只球!

    是晓星尘!拉文克劳的守门员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救球成功!

    薛洋有些惊讶的望着他,然后勾起了嘴角,他灵活的在空中转了个弯,将刚才那只游走球再一次击打向了晓星尘!晓星尘也不敢松懈,努力的救球。然后球场上便出现了惊人的一幕,击球手和守门员在对峙,一攻一防之间打得不可开交,大家的注意力渐渐的从比赛转移到了他们身上。晓星尘疲惫的守着球门,有好几次差点丢球,反观薛洋,游刃有余的朝晓星尘击球,即使有人偷袭也会立马闪开,简直就不想在打比赛的,而是在做什么游戏一般。

    “你在干什么?!快点支援啊!”金光瑶在薛洋的上方气的牙痒痒,薛洋又挥了一棒,抬起头朝他眨眨眼睛“我这不是在牵制守门员吗?”金光瑶快被气晕过去了,转身去找金色飞贼,不想再和他说话。薛洋悠闲的朝他挥挥手,接着看向自己的“玩具”。晓星尘有些狼狈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警觉的望着薛洋,像一只随时准备应对攻击的雄鹰,蓄势待发。

    真蠢,薛洋在心里嗤笑了一声,转了转手上的球棒,瞄准了一枚飞来的游走球。所有人的屏息凝神,死死的盯着薛洋,期待着他的下一球,晓星尘也握紧了扫帚柄,神经绷的紧紧的。

    “砰!”清脆的一声击打,球直直的朝晓星尘冲去,可就在快进入球门边界的那一刻,它猛的转了个弯,撞上了正带着鬼飞球经过的拉文克劳追球手!对方根本没料到会被偷袭,差点被打下扫帚,斯莱特林趁机夺走了鬼飞球,略过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晓星尘,进球!

    看台上的观众都沸腾了!这个反转太过于精彩,哪怕是作为对手的晓星尘也不禁感叹了一下,自己居然着了他的道。

    之后,比赛以金光瑶抓住了金色飞贼而结束,斯莱特林以十分的优势险胜拉文克劳。薛洋好不容易摆脱了兴奋的队友,来到扫帚棚放扫帚,恰好遇到了同样来放扫帚的晓星尘。

    “很精彩的比赛,你打得很好”晓星尘礼貌的祝贺了一下薛洋就想走,却被薛洋一把拦住了“等等啊级长,你的东西忘了。”薛洋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朝晓星尘晃了晃,晓星尘一看,是之前那块手帕。

    晓星尘想起湖边发生的那件事就觉得难堪,好好的怎么就跑了呢?明明什么都没有,可自己就是突然不敢面对薛洋,好像多跟他待一会就会被吃掉一样。

   “谢谢……”晓星尘移开视线,伸手去抓手帕,却被薛洋一把握住了手腕“级长这么辛苦,我帮你擦擦汗吧?”

    “不——”晓星尘话还没说完,就被薛洋按在了墙上,他拿着手帕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擦,疼的晓星尘闭着眼睛不停的躲闪。薛洋似乎发现了什么乐趣,继续蹂躏他的脸,手帕把他的大半张脸都盖住了。

    “薛洋,唔……别闹了……”晓星尘挣扎着抗议,这时,有什么东西隔着手帕重重的压在了他的嘴唇上,堵住了他的话语。过了一会又挪开了。

    “咱两扯平了。”薛洋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就走了,留下一脸懵的晓星尘抓着手帕留在原地。晓星尘气呼呼的摸着被擦红的脸,又摸摸自己的嘴唇。

    “扯平什么啊……”



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所以,扯平了什么呢?^_^


别忘了我呀

抱歉各位,最近学业繁忙,可能要拖更一段时间,请大家不要忘记我呀!我很快就会回来的!回来后给大家发放福利啊!!

蛇与鹰 二

主线剧情还没开始,现在还只是打情骂俏的日常,目前还是处于在意的人阶段,等着两个人慢慢的开窍吧

私设如山,希望大家注意避雷(ー ー;)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的小可爱留个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吧!










    “你就不能消停几天吗?每次我去禁闭室接你的时候,费尔奇都要把我也给教训一遍。”斯莱特林的早餐桌上,金光瑶一边打开今天的《预言家日报》,一边向薛洋抱怨。薛洋笑嘻嘻的把蛋糕塞进嘴里,俏皮的眨眨眼睛“不能”

    “真不知道那个拉文克劳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,居然会被你盯上”金光瑶望向拉文克劳的桌子,看着正在和宋岚说笑的晓星尘。“那应该是他运气好”薛洋不着痕迹的把金光瑶的脑袋掰过来,顺手把自己的那份胡萝卜丢到了他的盘子里“呐,赏你的”金光瑶无奈的拿起叉子“成美,以后不要再把不爱吃的菜给我吃了……”  “我是为了不浪费粮食啊,而且胡萝卜有助于增高的,小,矮,子!”薛洋笑着躲开了金光瑶扔过来的叉子,走去了拉文克劳的餐桌。

    晓星尘低头检查着昨天的作业,伸手去拿蛋糕却一下子抓空了,他疑惑抬起头,对上了薛洋笑意正浓的眼睛“级长,这个我就替你代劳啦”说着,他就把晓星尘的蛋糕举到嘴边咬了一口,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。宋岚不悦的站起身,被晓星尘拦下来了“算了……”宋岚看着自己的朋友,不甘的坐下“星尘,也就你能忍着他被这么欺负……”晓星尘摇摇头,温和的笑着“我也不爱吃甜食,他喜欢就让他拿去吧。”

    大堂的门外,薛洋在阴影里看着冲着宋岚微笑的晓星尘,轻哼了一声,扬长而去。

    上午的第一节课是保护神奇生物课,海格带领着学生们去湖边看刚出生的小水妖。斯莱特林的学生们都在嫌弃着粘糊糊的水妖宝宝,拉文克劳的学生虽然不想让海格没面子,但也不愿意和小水妖亲近。“没有人愿意抱抱它吗?”海格托着一只小小的水妖宝宝,尴尬的望着沉默的学生们。

    让人惊讶的是,薛洋居然主动走过去抱起了小水妖,不仅不在意被弄脏衣服,还乐呵呵的逗它“哈哈哈哈,小矮子你看,这个小玩意长得真丑!”海格愣了一下,然后粗声粗气的去纠正薛洋的抱法,还指责他不能这么说小水妖,会伤害它的心灵之类的。在薛洋的带动下,学生们开始陆陆续续的去亲近起了小水妖。

    课后,晓星尘帮着海格把小水妖放回了湖里,一回头,就看见薛洋坐在树下,静静的盯着被大水妖带走的水妖宝宝们。

    “呐,擦擦吧”晓星尘走过去,弯腰递给薛洋一块手帕。薛洋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他,才反应过来自己脸上还粘着水妖宝宝身上的黏液。薛洋的眼珠子转了转,笑眯眯的把脸凑过去“级长,你帮我擦怎么样?”还没等晓星尘回答,他就把自己的双手亮出来“你看,我的手被那个小玩意弄的这么脏,把你的手帕染上色洗不掉了怎么办?”

    晓星尘很想说帮你擦脸手帕也会染上色的,可是看着薛洋笑的一脸无赖样,也只能蹲下,给他擦脸。

    两个人离得很近,近的可以看清彼此的睫毛,晓星尘细心的擦拭着薛洋脸上的污渍,薛洋垂眸望着他,突然想起,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一幕。

    那是在薛洋刚入学的时候,他在火车上睡过了头,等赶到学校的时分院仪式已经开始了。那天下着很大的雨,他浑身湿哒哒的站在门口,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。是晓星尘发现了他,带着他去换了衣服,还帮他擦脸。小小的薛洋不愿意被他照顾,结果被晓星尘捏了一下鼻子,笑着说我是你的学长,当然要照顾你。

    谁能想到,后来的两人会变成这样的欢喜冤家呢?

    薛洋自嘲的咧咧嘴角,晓星尘也刚刚好把他的脸擦干净了,手帕稍微离开了一点,然后突然停住了。薛洋不解的看向晓星尘,却发现晓星尘也在望着他。他呆呆的举着手帕,然后慢慢的伸手,捏了一下他的鼻子。

    这个举动对他们而言太过于亲密了,薛洋睁大眼睛,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。

    晓星尘也想起了那件事……

    “成美?你在那里干嘛?回去了!”金光瑶远远的看见薛洋和一个人在一起,便喊了他一声,谁知道那个人突然站起来转身就走,好像薛洋是什么怪物似的。而薛洋愣了一会后,突然捂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,笑了好半天才朝一头雾水的金光瑶走过来。

    “你笑什么?那个人是谁啊?”

    “一个崇拜我的粉丝!信不信?”

    “切,就你还有粉丝?诶?你什么时候开始用手帕了?”

    “这个啊……”薛洋把手帕举到嘴边,故作神秘的眨眨眼“小爷乐意,就用了呗~”

蛇与鹰 一

我回来啦,抱歉拖稿这么久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的小可爱请留下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

本文还有个序篇,没看过的小可爱请戳我主页哇!







 霍格沃茨的下午,是每个学生最享受的时候,大家通常会选择去图书馆看书,或者去湖边散步,然而,一声怒吼打破了这份宁静……

    “薛洋!你又在魔药课上制作尸毒粉!”晓星尘抽出魔杖,对着坐在树上的少年喝道“麦格教授让我带你去受罚!”少年懒洋洋的睁开眼,伸了个懒腰“整天教那些基础的魔药,我早就腻了,而且那个老蝙蝠不是也没有阻止我嘛?”他看着树下的晓星尘,狡黠一笑,抽出飞天扫帚坐上去“不过嘛,想捉我,也要看你的本事啦,级长~”然后,全校师生都能看见薛洋坐在飞天扫帚上哈哈大笑,而晓星尘则气呼呼的去追他。而其他人都只是笑了笑,然后又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。不是他们不想帮忙,而是他们对这样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   薛洋是斯莱特林的学生,平时最喜欢捣乱,欺负同学,而且还不服管教,是管理员费尔奇继皮皮鬼和韦斯莱兄弟之后最讨厌的人。而晓星尘,是拉文克劳的级长,比薛洋大一岁,和薛洋完全相反,他是受人欢迎的好好先生。

    两个人的梁子从开学就结下了,从那以后,薛洋总是会在轮到晓星尘巡视的时候搞破坏,惹得晓星尘到处抓他,而且每一次都会整出新花样:

    “级长!薛洋用药水把全班同学的头发都变成了粉红色!”

    “级长!薛洋把仓库里的曼德拉草全拔出来扔到外面,已经有十几个人晕倒了!”

    “级长!薛洋他去厨房,让家养小精灵把晚餐的食物都换成了甜点!”

    诸如此类的告状声,是晓星尘最常听到的。

    晓星尘提着薛洋的衣领,气喘吁吁的把他交给了麦格教授,薛洋梗着脖子骂道“晓星尘!有本事你别用石化咒!我们一对一的打一架!”话音刚落,麦格教授便敲了一下他的头,冷冷的说道“不服管教,辱骂同学,斯莱特林扣十分,关禁闭室,让费尔奇处理。”

    阴森森的禁闭室,还有脾气古怪的费尔奇都是学生们最不愿面对的东西,可是薛洋早就习惯了,而且,他也不是一个人呆在这里。

    薛洋一边百无聊赖的抄写校规,一边打趣着旁边的人“级长,你怎么每次都在这里看着我,不无聊吗?”晓星尘翻看着手里的书,淡淡的说道“总要有人看着你的”

    “是吗?我还以为……”薛洋把玩着鹅毛笔,嘴角微微上扬“级长你对我有不一样的想法,所以才对我这么关注呢~”晓星尘翻书的动作停顿了一下,然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把那一页翻了过去,他皱起眉头,有些不悦的说了句“胡闹……”薛洋盯着他悄悄变红了的耳垂,笑而不语。

    霍格沃茨的今天,也是热闹而平凡的过去了。

暖阳

霜降快乐!我也来发个福利!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小日常,希望大家喜欢^_^

最后,怎么能不召唤我家的阿洋呢?!嘿嘿 @请叫我墨墨大人 







    入秋后的天气总是阴阴的,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中,不肯露脸。天气不好,害得洗好的衣服都干不透,薛洋抱怨了好几次。

    终于,在霜降这天,太阳难得露了个脸。晓星尘抓紧时间把该清洗的全洗了,还拉着快发霉的薛洋给家里做了个大扫除。忙完以后,薛洋整个人瘫在屋外的草地上,享受着难得的温暖。

    晓星尘洗净了手,也走了过来,薛洋闭着眼睛没有反应,却往边上挪了挪,晓星尘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,忍不住笑出来,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    薛洋翻了个身,把脸凑到晓星尘的手上蹭了蹭,像极了一只懒洋洋的猫。晓星尘干脆也躺下来,把他揽在怀里,薛洋嗅着近在咫尺的皂角粉的味道,满足的往前拱了拱,看起来更像猫了,只差发出“呼噜呼噜”的撒娇声。

    “道长,我今天累死了,要加一颗糖……”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来,晓星尘揉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,无奈的说道“你呀,平时也不帮忙,今天稍微做点事情就嫌累。”薛洋抬起头,盯着晓星尘笑“道长要是嫌我平时不做事,我也可以多做一些啊,比如……”他凑上去,故意压低了嗓音“帮道长暖床什么的……”

    晓星尘抿紧嘴唇,有些不自在的移开视线“莫要胡闹……”薛洋看他这幅小媳妇的样子,玩心大起,继续凑上去撩拨他“怎么样呀道长?不考虑一下吗?寒露凝霜降,以后的天气更冷了,有我帮你暖床,不正好?”晓星尘的脸颊渐渐红了,闭上眼睛不去看他,薛洋见他想逃,直接一个翻身,把晓星尘压在身下。“你,你下来……”晓星尘终于睁开了眼睛,手足无措的望着薛洋,薛洋舔了舔虎牙,俯下身对着晓星尘的耳朵吹气“道长,你真的,不想吗?”

    突然间,天旋地转,薛洋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按在了地上,刚才还被他压着的人现在正压着他。晓星尘逆着光,让薛洋看不清他的脸,只能看见他耳垂上不自然的绯红。

    “道……”薛洋刚刚开口,就被人堵住了嘴。

    红着脸的白衣道人低下头,有些气急败坏的吻着黑衣的少年,但是却并没有过于逾越的举动,只是轻轻的啄吻着对方的唇瓣,温柔又虔诚。薛洋静静的盯着晓星尘颤动的睫毛,心里像是揣了一壶烧开的水“咕噜咕噜”冒着泡泡。

    终于,晓星尘离开了薛洋的嘴唇,接着把脸埋在了他的脖颈处。薛洋也乖乖的不动,只是默默的伸手抱住了他。然后,一句话轻轻的飘进薛洋的耳朵,飘渺的像是被微风吹来的,让他不禁愣了半天。

    “我要……”

    “噗……”薛洋拍了拍晓星尘的后背,笑的连虎牙都露出来了“道长,你想要就直说嘛,这么害羞做什么?”晓星尘的身体颤了颤,然后用力抱紧了他,勒的薛洋快喘不上气了“唔!好好好,我不说了,你轻点!”晓星尘闻言,果然放松了一点,薛洋得了空子,又开始撩拨起来,什么“道长你干嘛不起来呀?”“道长我抱着舒不舒服呀?”“道长你再不起来我就亲你啦”   之类的话一句接着一句。换来了一句“你莫说了……”也不停下,继续撩拨“道长你看看我吗?我——唔!”

    泛黄的草地被阳光晒过以后散发着温暖的味道,清风拂过,吹起了蒲公英向远方飞去。这是秋日里难得的温和,在那之后,寒冬即将到来。

    不过有他在,冬雪也不足为惧了。

蛇与鹰 序

嗨!大家好,我又回来啦!(≧∇≦)

这是我新开的坑,来来来,快跳进来

这是关于霍格沃茨的脑洞,斯莱特林薛x拉文克劳晓,年下!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的小可爱请留下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

本篇还只是序章,正文下篇开始!

 @请叫我墨墨大人 





   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最近出现了一个大新闻,今年新生里的一个斯莱特林,不仅在分院仪式上迟到了,还洒了议论他的同学一脸的毒药粉末!不过幸好,拉文克劳的级长把他制服了。

    你问那个斯莱特林是谁?他呀,叫做薛洋。

    你问那个拉文克劳是谁?他呀,叫做晓星尘。




    薛洋很不开心……

    他不就是在车上睡过头了,差点没赶上分院仪式吗?不就是给那些叽叽喳喳的虫子一点教训吗?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凭什么突然给自己用石化咒,害得自己被那些老头子教训,还被关在禁闭室里抄了一晚上的校规!他要是能憋住这口气就不姓薛!

    晓星尘很无奈,本来他只是按照惯例带着新生去分院仪式,发现不见了一个人便告诉了费尔奇,然后费尔奇便揪着那个迟到新生的耳朵把他带了过。谁知道那个新生在分院帽把他分到斯莱特林后,听到几个人在议论他,二话不说就洒出了一把绿色的粉末,要不是他反应快,那几个同学就惨了。现在他听说那个新生计划找他算账,唉……伤脑筋……

    薛洋四处打听了一番,很快就知道了那个拉文克劳的名字,他叫晓星尘,二年级的,校史上最年轻的级长。天赋异禀,待人温和,深受大家的欢迎……

    薛洋不屑的翻了个白眼,这种乖宝宝他最烦了,不过嘛……他不怀好意的笑了笑,正因为如此,玩起来才最有意思。

    终于在某天下午,薛洋找到了机会,他听到弗利维教授和费尔奇说晓星尘借用了魔咒课的教室练习,这真是天赐良机!他偷偷的溜过去,打算先给他来个下马威。便“嘭!”

的踹开了魔咒课教室的门。

    刹那间,无数的星星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,闪得薛洋咪起了眼睛。那些星星泛着光泽,仿佛一颗颗的星星糖,洒下细细碎碎的小光点,画出了一条条的轨迹。薛洋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接,星子落在手心有一瞬的灼烫,然后它们便像雪花一样,融化在了他的手心,只剩下一点点的温热感。

    薛洋抬起头,向前看去,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一双眼睛。

    晓星尘站在星光的中心,那些星子调皮的围绕着他转圈。他也看见了薛洋,小小的少年举着双手,脸上还带着来不及藏起来的笑意,眼睛里也像是盛满了星星,竟比这满屋子的星辰还要亮。像是被那光芒感染了,晓星尘冲着薛洋微微一笑,薛洋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

    午后的阳光悄悄的透过窗户照进来,为夜晚的到来留下了一个温暖的余晖。在这个不大的教室里,灿烂的繁星已经提前到来,在两颗幼小的心里,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    这就是两人的,第一次正式见面……

心痒痒,忍不住凑个热闹,不会没人理我吧……\(//∇//)\

权之意:

#在某一个大大那里看到的图#

#还是十分不要脸的想知道一下🙈🙈🙈

#但是可能也没有吧  我觉得我写的都是正常的小日常,大场面的都没写过😂😂😂

#一会儿就删~~💕💕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