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潭水

薛洋和道长一定要在一起啊!

蛇与鹰 三

各位,失踪人员回归,还有人记得我吗?奶奶!你关注的那个谁更新了!

我很努力的想写出球场上的紧张气氛,可是死宅是写不出热血感的,呜呜呜呜呜........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就请留下小红心,小蓝手和评论吧!











虽然薛洋平时给学院扣了不少分,但耐不住人家是个学霸,平时给学院加的分也不少,更何况他还有一个让别人羡慕的身份,斯莱特林的击球手。

    “这次你给我好好表现,如果不赢了的话,院长和我都会好好关照你的。”金光瑶拍着薛洋的肩膀,和颜悦色的表情却让薛洋打了个哆嗦“行行行!你快别这么笑了,看着怪恶心的”他嫌弃的躲开金光瑶的手,视线转移到了球场对面的一抹蓝色影子上。

    比赛开始了,薛洋骑着飞天扫帚在场地里徘徊,眼疾手快的躲过了对手击打过来的游走球,顺手拿着棒子反击了回去。黑色的球宛如炮弹一样击中了对手,并且朝着球门飞去,就在观众们都以为斯莱特林将要得到开场第一分的时候,一只手拦截住了那只球!

    是晓星尘!拉文克劳的守门员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救球成功!

    薛洋有些惊讶的望着他,然后勾起了嘴角,他灵活的在空中转了个弯,将刚才那只游走球再一次击打向了晓星尘!晓星尘也不敢松懈,努力的救球。然后球场上便出现了惊人的一幕,击球手和守门员在对峙,一攻一防之间打得不可开交,大家的注意力渐渐的从比赛转移到了他们身上。晓星尘疲惫的守着球门,有好几次差点丢球,反观薛洋,游刃有余的朝晓星尘击球,即使有人偷袭也会立马闪开,简直就不想在打比赛的,而是在做什么游戏一般。

    “你在干什么?!快点支援啊!”金光瑶在薛洋的上方气的牙痒痒,薛洋又挥了一棒,抬起头朝他眨眨眼睛“我这不是在牵制守门员吗?”金光瑶快被气晕过去了,转身去找金色飞贼,不想再和他说话。薛洋悠闲的朝他挥挥手,接着看向自己的“玩具”。晓星尘有些狼狈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警觉的望着薛洋,像一只随时准备应对攻击的雄鹰,蓄势待发。

    真蠢,薛洋在心里嗤笑了一声,转了转手上的球棒,瞄准了一枚飞来的游走球。所有人的屏息凝神,死死的盯着薛洋,期待着他的下一球,晓星尘也握紧了扫帚柄,神经绷的紧紧的。

    “砰!”清脆的一声击打,球直直的朝晓星尘冲去,可就在快进入球门边界的那一刻,它猛的转了个弯,撞上了正带着鬼飞球经过的拉文克劳追球手!对方根本没料到会被偷袭,差点被打下扫帚,斯莱特林趁机夺走了鬼飞球,略过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晓星尘,进球!

    看台上的观众都沸腾了!这个反转太过于精彩,哪怕是作为对手的晓星尘也不禁感叹了一下,自己居然着了他的道。

    之后,比赛以金光瑶抓住了金色飞贼而结束,斯莱特林以十分的优势险胜拉文克劳。薛洋好不容易摆脱了兴奋的队友,来到扫帚棚放扫帚,恰好遇到了同样来放扫帚的晓星尘。

    “很精彩的比赛,你打得很好”晓星尘礼貌的祝贺了一下薛洋就想走,却被薛洋一把拦住了“等等啊级长,你的东西忘了。”薛洋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朝晓星尘晃了晃,晓星尘一看,是之前那块手帕。

    晓星尘想起湖边发生的那件事就觉得难堪,好好的怎么就跑了呢?明明什么都没有,可自己就是突然不敢面对薛洋,好像多跟他待一会就会被吃掉一样。

   “谢谢……”晓星尘移开视线,伸手去抓手帕,却被薛洋一把握住了手腕“级长这么辛苦,我帮你擦擦汗吧?”

    “不——”晓星尘话还没说完,就被薛洋按在了墙上,他拿着手帕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擦,疼的晓星尘闭着眼睛不停的躲闪。薛洋似乎发现了什么乐趣,继续蹂躏他的脸,手帕把他的大半张脸都盖住了。

    “薛洋,唔……别闹了……”晓星尘挣扎着抗议,这时,有什么东西隔着手帕重重的压在了他的嘴唇上,堵住了他的话语。过了一会又挪开了。

    “咱两扯平了。”薛洋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就走了,留下一脸懵的晓星尘抓着手帕留在原地。晓星尘气呼呼的摸着被擦红的脸,又摸摸自己的嘴唇。

    “扯平什么啊……”



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所以,扯平了什么呢?^_^


别忘了我呀

抱歉各位,最近学业繁忙,可能要拖更一段时间,请大家不要忘记我呀!我很快就会回来的!回来后给大家发放福利啊!!

蛇与鹰 二

主线剧情还没开始,现在还只是打情骂俏的日常,目前还是处于在意的人阶段,等着两个人慢慢的开窍吧

私设如山,希望大家注意避雷(ー ー;)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的小可爱留个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吧!










    “你就不能消停几天吗?每次我去禁闭室接你的时候,费尔奇都要把我也给教训一遍。”斯莱特林的早餐桌上,金光瑶一边打开今天的《预言家日报》,一边向薛洋抱怨。薛洋笑嘻嘻的把蛋糕塞进嘴里,俏皮的眨眨眼睛“不能”

    “真不知道那个拉文克劳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,居然会被你盯上”金光瑶望向拉文克劳的桌子,看着正在和宋岚说笑的晓星尘。“那应该是他运气好”薛洋不着痕迹的把金光瑶的脑袋掰过来,顺手把自己的那份胡萝卜丢到了他的盘子里“呐,赏你的”金光瑶无奈的拿起叉子“成美,以后不要再把不爱吃的菜给我吃了……”  “我是为了不浪费粮食啊,而且胡萝卜有助于增高的,小,矮,子!”薛洋笑着躲开了金光瑶扔过来的叉子,走去了拉文克劳的餐桌。

    晓星尘低头检查着昨天的作业,伸手去拿蛋糕却一下子抓空了,他疑惑抬起头,对上了薛洋笑意正浓的眼睛“级长,这个我就替你代劳啦”说着,他就把晓星尘的蛋糕举到嘴边咬了一口,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。宋岚不悦的站起身,被晓星尘拦下来了“算了……”宋岚看着自己的朋友,不甘的坐下“星尘,也就你能忍着他被这么欺负……”晓星尘摇摇头,温和的笑着“我也不爱吃甜食,他喜欢就让他拿去吧。”

    大堂的门外,薛洋在阴影里看着冲着宋岚微笑的晓星尘,轻哼了一声,扬长而去。

    上午的第一节课是保护神奇生物课,海格带领着学生们去湖边看刚出生的小水妖。斯莱特林的学生们都在嫌弃着粘糊糊的水妖宝宝,拉文克劳的学生虽然不想让海格没面子,但也不愿意和小水妖亲近。“没有人愿意抱抱它吗?”海格托着一只小小的水妖宝宝,尴尬的望着沉默的学生们。

    让人惊讶的是,薛洋居然主动走过去抱起了小水妖,不仅不在意被弄脏衣服,还乐呵呵的逗它“哈哈哈哈,小矮子你看,这个小玩意长得真丑!”海格愣了一下,然后粗声粗气的去纠正薛洋的抱法,还指责他不能这么说小水妖,会伤害它的心灵之类的。在薛洋的带动下,学生们开始陆陆续续的去亲近起了小水妖。

    课后,晓星尘帮着海格把小水妖放回了湖里,一回头,就看见薛洋坐在树下,静静的盯着被大水妖带走的水妖宝宝们。

    “呐,擦擦吧”晓星尘走过去,弯腰递给薛洋一块手帕。薛洋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他,才反应过来自己脸上还粘着水妖宝宝身上的黏液。薛洋的眼珠子转了转,笑眯眯的把脸凑过去“级长,你帮我擦怎么样?”还没等晓星尘回答,他就把自己的双手亮出来“你看,我的手被那个小玩意弄的这么脏,把你的手帕染上色洗不掉了怎么办?”

    晓星尘很想说帮你擦脸手帕也会染上色的,可是看着薛洋笑的一脸无赖样,也只能蹲下,给他擦脸。

    两个人离得很近,近的可以看清彼此的睫毛,晓星尘细心的擦拭着薛洋脸上的污渍,薛洋垂眸望着他,突然想起,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一幕。

    那是在薛洋刚入学的时候,他在火车上睡过了头,等赶到学校的时分院仪式已经开始了。那天下着很大的雨,他浑身湿哒哒的站在门口,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。是晓星尘发现了他,带着他去换了衣服,还帮他擦脸。小小的薛洋不愿意被他照顾,结果被晓星尘捏了一下鼻子,笑着说我是你的学长,当然要照顾你。

    谁能想到,后来的两人会变成这样的欢喜冤家呢?

    薛洋自嘲的咧咧嘴角,晓星尘也刚刚好把他的脸擦干净了,手帕稍微离开了一点,然后突然停住了。薛洋不解的看向晓星尘,却发现晓星尘也在望着他。他呆呆的举着手帕,然后慢慢的伸手,捏了一下他的鼻子。

    这个举动对他们而言太过于亲密了,薛洋睁大眼睛,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。

    晓星尘也想起了那件事……

    “成美?你在那里干嘛?回去了!”金光瑶远远的看见薛洋和一个人在一起,便喊了他一声,谁知道那个人突然站起来转身就走,好像薛洋是什么怪物似的。而薛洋愣了一会后,突然捂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,笑了好半天才朝一头雾水的金光瑶走过来。

    “你笑什么?那个人是谁啊?”

    “一个崇拜我的粉丝!信不信?”

    “切,就你还有粉丝?诶?你什么时候开始用手帕了?”

    “这个啊……”薛洋把手帕举到嘴边,故作神秘的眨眨眼“小爷乐意,就用了呗~”

蛇与鹰 一

我回来啦,抱歉拖稿这么久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的小可爱请留下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

本文还有个序篇,没看过的小可爱请戳我主页哇!







 霍格沃茨的下午,是每个学生最享受的时候,大家通常会选择去图书馆看书,或者去湖边散步,然而,一声怒吼打破了这份宁静……

    “薛洋!你又在魔药课上制作尸毒粉!”晓星尘抽出魔杖,对着坐在树上的少年喝道“麦格教授让我带你去受罚!”少年懒洋洋的睁开眼,伸了个懒腰“整天教那些基础的魔药,我早就腻了,而且那个老蝙蝠不是也没有阻止我嘛?”他看着树下的晓星尘,狡黠一笑,抽出飞天扫帚坐上去“不过嘛,想捉我,也要看你的本事啦,级长~”然后,全校师生都能看见薛洋坐在飞天扫帚上哈哈大笑,而晓星尘则气呼呼的去追他。而其他人都只是笑了笑,然后又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。不是他们不想帮忙,而是他们对这样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   薛洋是斯莱特林的学生,平时最喜欢捣乱,欺负同学,而且还不服管教,是管理员费尔奇继皮皮鬼和韦斯莱兄弟之后最讨厌的人。而晓星尘,是拉文克劳的级长,比薛洋大一岁,和薛洋完全相反,他是受人欢迎的好好先生。

    两个人的梁子从开学就结下了,从那以后,薛洋总是会在轮到晓星尘巡视的时候搞破坏,惹得晓星尘到处抓他,而且每一次都会整出新花样:

    “级长!薛洋用药水把全班同学的头发都变成了粉红色!”

    “级长!薛洋把仓库里的曼德拉草全拔出来扔到外面,已经有十几个人晕倒了!”

    “级长!薛洋他去厨房,让家养小精灵把晚餐的食物都换成了甜点!”

    诸如此类的告状声,是晓星尘最常听到的。

    晓星尘提着薛洋的衣领,气喘吁吁的把他交给了麦格教授,薛洋梗着脖子骂道“晓星尘!有本事你别用石化咒!我们一对一的打一架!”话音刚落,麦格教授便敲了一下他的头,冷冷的说道“不服管教,辱骂同学,斯莱特林扣十分,关禁闭室,让费尔奇处理。”

    阴森森的禁闭室,还有脾气古怪的费尔奇都是学生们最不愿面对的东西,可是薛洋早就习惯了,而且,他也不是一个人呆在这里。

    薛洋一边百无聊赖的抄写校规,一边打趣着旁边的人“级长,你怎么每次都在这里看着我,不无聊吗?”晓星尘翻看着手里的书,淡淡的说道“总要有人看着你的”

    “是吗?我还以为……”薛洋把玩着鹅毛笔,嘴角微微上扬“级长你对我有不一样的想法,所以才对我这么关注呢~”晓星尘翻书的动作停顿了一下,然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把那一页翻了过去,他皱起眉头,有些不悦的说了句“胡闹……”薛洋盯着他悄悄变红了的耳垂,笑而不语。

    霍格沃茨的今天,也是热闹而平凡的过去了。

暖阳

霜降快乐!我也来发个福利!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小日常,希望大家喜欢^_^

最后,怎么能不召唤我家的阿洋呢?!嘿嘿 @请叫我墨墨大人 







    入秋后的天气总是阴阴的,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中,不肯露脸。天气不好,害得洗好的衣服都干不透,薛洋抱怨了好几次。

    终于,在霜降这天,太阳难得露了个脸。晓星尘抓紧时间把该清洗的全洗了,还拉着快发霉的薛洋给家里做了个大扫除。忙完以后,薛洋整个人瘫在屋外的草地上,享受着难得的温暖。

    晓星尘洗净了手,也走了过来,薛洋闭着眼睛没有反应,却往边上挪了挪,晓星尘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,忍不住笑出来,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    薛洋翻了个身,把脸凑到晓星尘的手上蹭了蹭,像极了一只懒洋洋的猫。晓星尘干脆也躺下来,把他揽在怀里,薛洋嗅着近在咫尺的皂角粉的味道,满足的往前拱了拱,看起来更像猫了,只差发出“呼噜呼噜”的撒娇声。

    “道长,我今天累死了,要加一颗糖……”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来,晓星尘揉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,无奈的说道“你呀,平时也不帮忙,今天稍微做点事情就嫌累。”薛洋抬起头,盯着晓星尘笑“道长要是嫌我平时不做事,我也可以多做一些啊,比如……”他凑上去,故意压低了嗓音“帮道长暖床什么的……”

    晓星尘抿紧嘴唇,有些不自在的移开视线“莫要胡闹……”薛洋看他这幅小媳妇的样子,玩心大起,继续凑上去撩拨他“怎么样呀道长?不考虑一下吗?寒露凝霜降,以后的天气更冷了,有我帮你暖床,不正好?”晓星尘的脸颊渐渐红了,闭上眼睛不去看他,薛洋见他想逃,直接一个翻身,把晓星尘压在身下。“你,你下来……”晓星尘终于睁开了眼睛,手足无措的望着薛洋,薛洋舔了舔虎牙,俯下身对着晓星尘的耳朵吹气“道长,你真的,不想吗?”

    突然间,天旋地转,薛洋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按在了地上,刚才还被他压着的人现在正压着他。晓星尘逆着光,让薛洋看不清他的脸,只能看见他耳垂上不自然的绯红。

    “道……”薛洋刚刚开口,就被人堵住了嘴。

    红着脸的白衣道人低下头,有些气急败坏的吻着黑衣的少年,但是却并没有过于逾越的举动,只是轻轻的啄吻着对方的唇瓣,温柔又虔诚。薛洋静静的盯着晓星尘颤动的睫毛,心里像是揣了一壶烧开的水“咕噜咕噜”冒着泡泡。

    终于,晓星尘离开了薛洋的嘴唇,接着把脸埋在了他的脖颈处。薛洋也乖乖的不动,只是默默的伸手抱住了他。然后,一句话轻轻的飘进薛洋的耳朵,飘渺的像是被微风吹来的,让他不禁愣了半天。

    “我要……”

    “噗……”薛洋拍了拍晓星尘的后背,笑的连虎牙都露出来了“道长,你想要就直说嘛,这么害羞做什么?”晓星尘的身体颤了颤,然后用力抱紧了他,勒的薛洋快喘不上气了“唔!好好好,我不说了,你轻点!”晓星尘闻言,果然放松了一点,薛洋得了空子,又开始撩拨起来,什么“道长你干嘛不起来呀?”“道长我抱着舒不舒服呀?”“道长你再不起来我就亲你啦”   之类的话一句接着一句。换来了一句“你莫说了……”也不停下,继续撩拨“道长你看看我吗?我——唔!”

    泛黄的草地被阳光晒过以后散发着温暖的味道,清风拂过,吹起了蒲公英向远方飞去。这是秋日里难得的温和,在那之后,寒冬即将到来。

    不过有他在,冬雪也不足为惧了。

蛇与鹰 序

嗨!大家好,我又回来啦!(≧∇≦)

这是我新开的坑,来来来,快跳进来

这是关于霍格沃茨的脑洞,斯莱特林薛x拉文克劳晓,年下!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的小可爱请留下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

本篇还只是序章,正文下篇开始!

 @请叫我墨墨大人 





   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最近出现了一个大新闻,今年新生里的一个斯莱特林,不仅在分院仪式上迟到了,还洒了议论他的同学一脸的毒药粉末!不过幸好,拉文克劳的级长把他制服了。

    你问那个斯莱特林是谁?他呀,叫做薛洋。

    你问那个拉文克劳是谁?他呀,叫做晓星尘。




    薛洋很不开心……

    他不就是在车上睡过头了,差点没赶上分院仪式吗?不就是给那些叽叽喳喳的虫子一点教训吗?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凭什么突然给自己用石化咒,害得自己被那些老头子教训,还被关在禁闭室里抄了一晚上的校规!他要是能憋住这口气就不姓薛!

    晓星尘很无奈,本来他只是按照惯例带着新生去分院仪式,发现不见了一个人便告诉了费尔奇,然后费尔奇便揪着那个迟到新生的耳朵把他带了过。谁知道那个新生在分院帽把他分到斯莱特林后,听到几个人在议论他,二话不说就洒出了一把绿色的粉末,要不是他反应快,那几个同学就惨了。现在他听说那个新生计划找他算账,唉……伤脑筋……

    薛洋四处打听了一番,很快就知道了那个拉文克劳的名字,他叫晓星尘,二年级的,校史上最年轻的级长。天赋异禀,待人温和,深受大家的欢迎……

    薛洋不屑的翻了个白眼,这种乖宝宝他最烦了,不过嘛……他不怀好意的笑了笑,正因为如此,玩起来才最有意思。

    终于在某天下午,薛洋找到了机会,他听到弗利维教授和费尔奇说晓星尘借用了魔咒课的教室练习,这真是天赐良机!他偷偷的溜过去,打算先给他来个下马威。便“嘭!”

的踹开了魔咒课教室的门。

    刹那间,无数的星星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,闪得薛洋咪起了眼睛。那些星星泛着光泽,仿佛一颗颗的星星糖,洒下细细碎碎的小光点,画出了一条条的轨迹。薛洋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接,星子落在手心有一瞬的灼烫,然后它们便像雪花一样,融化在了他的手心,只剩下一点点的温热感。

    薛洋抬起头,向前看去,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一双眼睛。

    晓星尘站在星光的中心,那些星子调皮的围绕着他转圈。他也看见了薛洋,小小的少年举着双手,脸上还带着来不及藏起来的笑意,眼睛里也像是盛满了星星,竟比这满屋子的星辰还要亮。像是被那光芒感染了,晓星尘冲着薛洋微微一笑,薛洋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

    午后的阳光悄悄的透过窗户照进来,为夜晚的到来留下了一个温暖的余晖。在这个不大的教室里,灿烂的繁星已经提前到来,在两颗幼小的心里,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    这就是两人的,第一次正式见面……

心痒痒,忍不住凑个热闹,不会没人理我吧……\(//∇//)\

权之意:

#在某一个大大那里看到的图#

#还是十分不要脸的想知道一下🙈🙈🙈

#但是可能也没有吧  我觉得我写的都是正常的小日常,大场面的都没写过😂😂😂

#一会儿就删~~💕💕💕

夜宵

生日贺文 @零玖【求约稿】 

小阿玖生日快乐,谢谢你一直都这么努力的写出那么多有意思的文字

这虽然是薛晓,但我私心没有打tag,因为这是属于一个人的礼物,所以独一无二。

愿你能一直有人陪伴,愿你能笑口常开,愿你平安喜乐,愿你能永远感到温暖



设定是义城时期发生的一件小事



天气渐渐转凉了,晓星尘和薛洋在夜猎时又都出了点汗,现在被冷风一吹,都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“道长,好冷呀……”薛洋一把抱住晓星尘的胳膊,半真半假的抱怨。晓星尘无奈的揉揉他的脑袋,说道“那,要不要去吃个夜宵?吃点热乎的东西暖暖身子?”薛洋想着米酒汤圆,立刻点头。

可惜,没有米酒汤圆,天色已晚,摊贩大多都已经收摊回家了,只剩了一家卖饺子的小摊还在营业,而且很不巧的是,只剩一碗饺子了……

薛洋死死的盯着那碗热气腾腾的饺子,似乎恨不得把它看成一碗甜汤圆,晓星尘虽然看不见,可也能感觉到他似乎有点不开心“我不饿,你吃吧”薛洋回过神,立刻把饺子往晓星尘那推了推“我不爱吃饺子,道长也吃吧,不然就浪费了”两个人推来推去,最后决定一人一半。你一个我一个的分到最后,还剩了一个。

“道长,还剩了一个,我把它切开,咱两平分”薛洋拿着勺子,刚想把饺子戳开,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。

他把饺子舀起来,张嘴咬下了一半,然后把剩下的半个递到晓星尘的嘴边“来道长,啊~”

晓星尘愣住了,呆呆的没有反应,薛洋也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。虽然他的嘴角是上扬的,可是却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。

终于,晓星尘慢慢的张开嘴,把那饺子含进了嘴里。薛洋盯着他嘴唇的动作,心跳渐渐的加快

扑通,扑通……

在晓星尘把那饺子咽下去后,薛洋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。端起碗吃起来,吃着吃着,他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呀道长,只是觉得今天的饺子特别好吃。”





海盗和人鱼 番外

这是人鱼篇的忘羡番外,因为有很多小可爱说想看,所以出炉啦!

没看过人鱼篇的小可爱们请戳我主页,那是主薛晓的哦!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喜欢就请留下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

 @请叫我墨墨大人 我的糖,接好






蓝忘机第一次遇见魏无羡,是在一次意外中。

那天,他坐船出海办事遇上了风浪,船翻了,他掉进了海里。等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,却发现自己被一个人拽着在水里游,看样子是被谁救了。

蓝忘机努力睁开被水花溅到的眼睛,想看看自己的救命恩人,却被对方发现,然后被死死捂住了眼睛。

“你,你别睁眼!很疼!”冠冕堂皇的理由,可声音却有一丝慌乱。蓝忘机在大脑里搜索了一下,确定这不是自己船上的人。


魏无羡有点慌,作为一只好动的人鱼,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偷偷浮到海面上玩。顺便在有人落水的时候把他们救上来,再悄悄离去,

深藏功与名。

可是,这个人类怎么醒的这么早?一般不是要把他们放到岸上才会醒的吗?

为了不暴露自己,魏无羡一边捂着蓝忘机的眼睛,一边胡扯,说自己是附近的渔民,看到有船翻了才过来的。你别怕,其它的人我都救上来了,很快你就能见到他们……蓝忘机淡淡的点头,任由魏无羡折腾,不一会就游到了岸边。

魏无羡把蓝忘机往岸上一推,立刻转身游走了,蓝忘机猛的回头,却只来得及看到一抹鲜红闪过。

后来,蓝忘机对他的救命恩人念念不忘,魏无羡也对那个很好看的人类很好奇。两个人天天往海岸边跑,一个坐在沙滩上苦等,一个躲在礁石后面偷看。

有时候蓝忘机等着等着就睡着了,魏无羡就会趁机溜过去搞一些小动作。掐一下脸,摸一下头,或者把自己捡来的漂亮贝壳放在他旁边。

久而久之,蓝忘机的书桌上多了个专门放贝壳的琉璃瓶。

终于有一天,魏无羡和往常一样溜到睡着的蓝忘机旁边,正想对他伸出魔爪,却被人一把捉住了手腕,蓝忘机慢慢的睁开眼睛,和他大眼瞪小眼。

魏无羡也不是一般人鱼,被发现以后也不怕,反而打着“我不管!你看见我的样子了,我必须要看着你才放心”的名号赖上了蓝忘机。蓝忘机也不恼,每天都会去海边陪他,坐在那里看看书,听魏无羡讲故事。蓝忘机还会给魏无羡带些好吃的东西,导致魏无羡更加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了。

两个人发现各自的心意是在元宵节,蓝家的元宵节不热闹,最多会给每人发一碗汤圆。蓝忘机想着魏无羡没有吃过汤圆,便偷偷溜出去,怕他不喜欢蓝家的苦汤圆,还特意去买了一碗甜汤圆。

魏无羡很开心,捧着碗吃的很香,蓝忘机看着他的笑脸,情不自禁的伸手想摸摸,却被魏无羡躲过去了。“蓝湛,别摸我,很冰”魏无羡有些不好意思的往水里挪了挪,这么冷的天,蓝忘机还给他带汤圆,冻得手指都发白了,自己却连给他暖和一下都做不到。

可蓝忘机却以为魏无羡是觉得冷了,立刻脱下了自己的狐裘裹住了魏无羡,魏无羡被带着淡淡檀香味的狐裘包裹住,顿时心里热的和手里捧着的汤圆一样,烫的他都有点坐立不安了。为了掩饰自己,他赶紧塞了一个汤圆到蓝忘机嘴里“你尝尝,很好吃的”

蓝忘机猝不及防的被塞了满嘴的香甜,愣了好一会才开始咀嚼。他看着魏无羡,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像汤圆似的,又白又软,还特别甜。

然后在那天,有两个人确定了自己的心。

他想:我喜欢他

他想:我喜欢他。

可惜好景不长,魏无羡在海边出现的太频繁了,被一个海盗团捉住了,蓝忘机听了,立刻去救他,可是寡不敌众,也被俘虏了。

魏无羡不知道蓝忘机也被捉了,他努力挣扎,都逃到了甲板上,正想唱歌把那些海盗都一网打尽的时候,他看见了蓝忘机。

如果他现在唱歌了,蓝湛怎么办?

于是,蓝忘机眼睁睁的看着魏无羡被殴打,被拔去了指甲。而最让他揪心的,是魏无羡看向他的眼神。

悲伤,又温柔。

后来,蓝家人救出了蓝忘机,可是却没有找到魏无羡。海盗船长带着他逃走了。

蓝忘机找了他很久很久,甚至还一锅端了海盗团的老巢,可都没有找到他。

很多年过去了,魏无羡给蓝忘机留下的,只有满满的一瓶贝壳,和一片留着回忆的海滩。

某天,蓝忘机从海滩上醒来,顺手去摸自己的剑,却摸到了一片贝壳。

他惊讶的抬起头,在他前面的礁石上,坐着一条人鱼。他看见了蓝忘机,冲他一笑“蓝湛,你醒啦!”

那一刻,蓝忘机沉寂了多年的心,又活了过来, 他冲上去,紧紧的抱住他。

“对不起蓝湛,让你等了这么久……”  “无妨”

“蓝湛,我当年受伤太重,在海里昏迷了几年才醒过来……”   “嗯……”

“蓝湛,这些年你想不想我?”   “想”

“蓝湛——”  “魏婴”

“你,愿不愿意跟我回家?”  “好”

【薛晓】海盗和人鱼 大结局

完结撒花!
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
没看过前篇的小可爱请戳我主页

喜欢就留下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吧!

 @请叫我墨墨大人 爱你!






等薛洋再次醒过来,已经是三天后了。他现在正在一个小渔村,村民们告诉他,三天前他们在海边的一条破船上发现了他。那时候的他奄奄一息,可是最致命的伤口却被处理过了,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,在他的身上洒满了大颗大颗的珍珠。也正因为,他们才有钱给他付医药费,让他捡回了一条命。

薛洋的伤需要静养,于是他被捆成了粽子,足足在床上躺了半个月,这可憋坏了他。要不是想快点好起来,他早就把医馆的桌子掀翻几百回了,这什么破药!这么苦!半个月来,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听村民们跟他讲的,关于外界的传闻。

听说,皇城里最精锐的船队全疯了,一个个看到海水就怕,尤其是听到别人唱歌的时候,会吓得魂不守舍的。

听说,曾经的海盗团解散了,明明和他们开战的皇城船队都疯了,可他们除了元气大伤以外就没什么大事了。

听说,蓝家二公子最近大婚了,可是除了蓝家人,没有人见过新娘的模样。

还有啊,村子的海滩上最近总能捡到又大又圆的珍珠,和当初薛洋身上的一模一样……

薛洋咬了咬牙,用力捶了一下床板。

这个笨蛋……

半个月后,薛洋终于可以下地了。他拄着拐杖,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海边。天气很好,阳光透过胖乎乎的云朵照在人的身上,暖的让人想睡觉。薛洋舒服的眯起眼睛,想起很久以前的某天,也是这样温暖的天气。

终于,他走到了海边一块高高的礁石上,海水拍打着岩石,开出了一朵朵的白色浪花。薛洋把拐杖一扔,纵身跳了下去。

海水瞬间包裹住了他,薛洋闭着眼睛,放任自己缓缓的沉没。接着,有人握住了他向上伸出的手。薛洋的嘴角勾起,他反扣住对方的手,把人拉进怀里,轻车熟路的寻到了对方的嘴唇。

他们一直拥吻到喘不过气,才浮上了海面。晓星尘有些着急的查看着他的伤口“你怎么能下水呢?你的伤还没好啊……”薛洋抓住他乱摸的手,拉到嘴边亲了亲“我再不出现,我怕你会把自己哭成一条鱼干。”晓星尘抿抿嘴唇,抱住薛洋,把脸埋在他怀里,薛洋也搂紧他,贪婪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。

“小星星,你想去哪?我都陪你……”

“我……去哪里都好,只要和你一起。”

很久很久以前,在大海里有一条小人鱼,他浮上海面,爱上了一位人类少年。可是因为这个人类少年,小人鱼受了很多苦,也伤了很多次心。

幸好啊,少年也爱上了小人鱼

故事的最后,少年和小人鱼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了,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
这是一个,只在海盗间流传的,温暖的故事……




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

《海盗和人鱼》到这里就完结啦!

这是我的第一个长篇,兜兜转转的写了快一个月吧?现在终于到了最后,当初还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坑掉呢……

谢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的小可爱,尤其谢谢墨墨!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的前身!爱你爱你

我以后会多多努力,写出更多精彩内容!

最后,我可能会再开新坑,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!

鞠躬!